欢迎来到中国保险资讯网 今天是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
栏目导航
新闻资讯 保险时讯 法律法规 保险案例 保险教育 保险理赔 险种大全 人寿保险 大众保险 海外保险
休闲娱乐 保险产品 失业保险 财产保险 保险人圈 保险公司 保险门户 保险投诉 理财参考 行业数据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保险门户 > 文章
保险门户
十大关键词勾勒监管眼中的车险业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12-23 14:02浏览量:
十大关键词勾勒监管眼中的车险业



       严酷的手续费竞争下,车险业叫苦不迭,最新的行业交流数据显示,其综合成本率已经高达99.48%,行业整体已经濒于承保盈亏边缘。而手续费高企带来的另外一项“次生伤害”是,险企所得税走高,前10月,所得税在利润总额中的占比已经超过53%,严重侵蚀险企利润。
 
  企业现金流出不断增加的同时,由于商车费改导致单均保费下降,险企的保费收入同比增速却大幅下滑,已经不足5%。流出增加,流入减少,车险行业现金流形势严峻,其中个别偿付能力承压的中小险企更是将直面现金流危机。
 
 
  困苦之中,一些业界人士将目光转向监管,恰逢银保监合并,财产险部出现重大人事更迭,监管思路会不会发生转变?甚至叫停商车费改,重回车险费率大一统的局面?
 
  12月13日,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车险专业委员会第三次全体委员大会在北京召开,深入探讨车险发展问题,分管财产险的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。
 
  由于是闭门会议,会议的具体详情不得而知,但从目前流传出来的一些简单的会议纪要来看,各种“想入非非”可以休矣。监管的态度是明确而严厉的,依然将推动车险改革,且监管全面趋严不可避免,多重因素之下,险企唯有转变发展方式,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,强化合规,才能寻得出路。
 
  『慧保天下』从中提炼出十大关键词,并加以解说,或有助于读者理解当下车险行业所面临的严峻形势。
 
  “保费下降”
 
  从梁涛副主席的讲话要点来看,其首先肯定了始自2015年的新一轮商车费改所取得的成绩。
 
  首先是保费支出下降了,从原来的单均3800多元下降至目前的单均3000多元,消费者平均保费支出下降明显。在陕西、广西、青海三地试点商业车险自主定价之后,这种变化趋势更加明显,据悉,目前三地的单均保费下滑幅度都达到了30%左右。
 
  其次是责任限额不断提升,例如三者险责任限额已经从原来平均42万元,提升到了目前的79.6万元。
 
  当然,站在监管乃至社会的立场上来看,商车费改所取得的成就远不止如此,还包括积极显著的社会效益:
 
  保费下降、保额提高,带来的就是车险投保率的提升,保险覆盖范围的扩大;商车费改还彻底解决了高保低赔、无责不赔等所谓“霸王条款”的问题;与此同时,随着创新险种不断推出,也给消费者以灵活的投保选择空间。
 
  更重要的是,由于车险保费挂钩交通违章以及赔款等,导致车险的社会管理职能得以更多彰显。据悉商车费改以来,三类以上交通事故发生率以及出险报案率都出现了显著下降。而这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交强险在运行11年之后,于2017年首度实现承保盈利,盈利额度达到77亿元。
 
  “高手续费捆绑销售”
 
 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,手续费高企令不少险企叫苦不迭。梁涛副主席在讲话中透露的数据显示,目前车险行业的费用率已经从2017年的35%上升至目前的40%以上,直言“高手续费捆绑销售”。
 
  高企的手续费显著加重财险公司负担,据悉,仅手续费一项,2018年的行业支出相较去年就已经增加数百亿之巨。
 
  在手续费走高的同时,在无赔款优待系数等制度的激励之下,车险行业的赔付率却在不断降低,进一步给险企拓宽了手续费空间,加剧行业手续费竞争。与此同时,走低的赔付率以及高企的费用率也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质疑:大量收取的保费都被用来进行市场竞争,这样的商业模式是不道德的。
 
  而更重要的是,手续费竞争并没有令险企本身获益,反而是更加依赖车商、中介等第三方渠道,以至于不给出更高的手续费就无法获得业务,手续费竞争进而陷入恶性循环。
 
  “重规模、轻合规、轻效益”
 
  不少财产险企公司都认为,加入手续费的恶性竞争,是被市场所裹挟,是不得已而为之,但很显然,根源还在于险企依然在沿袭粗放的发展理念。梁涛副主席在讲话中就指出部分险企存在“重规模、轻合规、请效益”“以保费论英雄”的情况,且长期得不到解决:“有公司2019年预算增速超过30%,还有超过50%的,凭什么比市场快十倍?”
 
  当然,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,从险企的角度出发,也的确有诸多不得已之处:目前按照监管规定,新公司一开业,员工数量基本就已经达到200人以上,如果设立分支机构,则固定成本将进一步提升,中小型险企只能通过努力做大车险业务规模来分摊固定成本,获取业务费用。
 
  “数据不真实”
 
  “财务数据不真实”一直是财险业备受诟病之处,甚至于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这已经成为了行业的“通病”。纵观监管部门对于财产险公司的所有处罚,最大的两个理由,无外乎“给予消费者额外利益”以及“财务数据不真实”。
 
  在讲话中,梁涛副主席也明确指出这一问题,并表示造成数据不真实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:前端销售费用延迟入账,或者理赔作假,后端则是通过未决准备金伪造数据。
 
  “财务数据不真实”导致一些险企无法了解真实的市场情况,也导致监管无法有的放矢,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呼吁,一定要解决数据真实性问题,解决了这一问题,车险行业种种乱象即可以迎刃而解。
 
 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“数据真实性问题”其实是个伪问题,因为很多公司数据造假只是为了规避阈值监管,规避监管处罚。
 
  “盈亏边缘”
 
  商车费改带来单均保费下滑的同时,叠加汽车销量增速放缓,导致车险行业保费增速大幅下滑。数据显示,2018年前三季度,车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速已不足5%,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。
 
  试点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的陕西、广西、青海三地,车险保费下降幅度则更为显著,均达到了两位数以上。
 
  与此同时,在综合费用率快速提升的情况下,即便赔付率有所下降,但车险行业整体综合成本率依然在不断走高,前10月已经达到99.48%,致使险企经营效益显著下滑。
 
  “行业车险整体在盈亏边缘,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。”梁涛副主席在会上如此表示。
 
  “流动性风险”
 
  一时的盈亏对于险企而言,或许还只是一件“小事”,但另外一种风险却不得不防——流动性风险,这显然事关险企生死。
 
  而目前车险市场的情况是,保费收入增速不断放缓,手续费、佣金支出却不断增加,推动综合成本率不断走高。另外一种“次生危害”是,按照有关规定,财产险公司“按当年全部保费收入扣除退保金等后余额的15%”计算所得税税前扣除限额,以至于当手续费、佣金支出快速增加的时候,财产险公司所得税支出也大幅增加,进一步加剧险企现金流出。
 
  从会上透露出的数据来看,财产险行业现金流的问题已经相当严峻,而随着险企进一步补缴所得税款,预计一些中小公司在2019年甚至可能发生流动性风险。财产险行业再度告急,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刻。
 
  “行业腐败问题”
 
  业内一直有种声音称,“贿赂”是财险行业最大的特色之一,通过“返佣”“贿赂”消费者以达成各种产品的销售正是其中最典型的现象之一。但车险行业的合规风险显然不仅仅局限于此。
 
  在会上,梁涛副主席也直指行业的法律合规风险问题,其表示,一些机构和个人利中介走单套取费用,将保险公司当成了提款机。
 
  此外,对于一些机构虚开发票导致的税务合规风险问题,在会上也有提及。
 
  “处罚标准、措施不统一”
 
  很多业内人士都有感觉,对于车险问题,各地监管的认识和态度都大不相同,险企出现同样的问题,在不同地区得到的处罚也存在很大不同。坊间原来甚至有“36个保监局,36个保监会”的说法。
 
  从各地车险业务的经营情况来看,也是如此,不同地区之间,车险费用率水平差异颇大。
 
  这一问题显然也已经引发了高层的重视,会上就提及现实存在“处罚标准、措施不统一”的问题,以至于监管合力尚未形成,联动机制也存在不足。
 
  “由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型”
 
  在会上,梁涛副主席也为车险行业未来发展指明方向,明确表示车险行业应“由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型”。
 
  而这或许就是大环境下车险经营企业的必然选择。中汽协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前11月,中国汽车销量总计2540万辆,同比下降1.7%,而其更预测,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将停止增长: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为2800万辆,与2018年持平,即零增长。
 
  汽车销量的负增长,意味着新车销售对保费拉动逐步减弱,而与此同时,在商车费改的影响下,车险保费增速还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;车险市场格局也在发生深刻变化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家用车市场正在从一二线城市转向三四线城市,以及县域市场。这些都要求保险公司必须顺应市场变化趋势,转变发展理念。
 
 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,随着银监系统与保监系统的合并,监管机构将大大增加,监管下沉成为定局,监管力量也将大为强化,监管不会放松,只会更加严格,这要求险企必须切实转变粗放发展理念,强化合规,否则就将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 
  “整顿车险乱象”
 
  重重问题之下,“整顿车险乱象”成为监管的不二选择。在会上,梁涛副主席清晰的传达了这一点:“总公司管理层不要认为违规是行业的潜规则。”此外,还并明确要求险企优化考核指标,在考核中加大对于合规以及效益指标的权重,做到“合规一票否决制”。
 
  此外,其也表明了监管的态度,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”,“责令违反‘报行合一’的保险公司地市机构、分公司停止使用保险条款”,新车费率水平,违规计提、延迟入账等将成为重点关注对象。同时,将强化举报、通报、联查机制,加大对于市场的震慑力度。
 
  虽然车险行业叫苦不迭,但监管的态度是明确而严厉的:依然将推动车险改革,且监管全面趋严不可避免。汽车销量下滑、市场竞争加剧、手续费用高企、承保利润快速下滑……多重因素之下,显然险企唯有转变发展方式,真正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,才能寻得出路。
保险时讯 更多...
青岛开展食品安全责任保险
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调整或常态化
银行保险机构对国有经济
互联网保险创新企业50强
职工养老保险一次性补贴计算公式
保险科技创新!第三届
商业保险业务员的4类忠告
保险业进入“减脂增肌”新发展阶段
法律法规 更多...
驾考出新规,科二新增项目
心情不好就闹事,法盲就要法律治
2018内蒙古法律文化论坛
学前教育新规 重拳下的普惠服务
大学生志愿者进社区讲法律
保险资管新格局:机遇大于挑战
太原医保异地就医备案出新规
环境影响评价师《法律法规》
保险案例 更多...
上保险,据说可以高枕无忧
侵害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典型案例分析
扶贫领域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案例
新车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是否赔偿?
保险公司提前催促车主续保
“奇葩保险”到底靠不靠谱?
农民交不起养老保险怎么办?
辽宁分公司理赔案例分享
免责声明:
1、本文系网友投稿或编辑转载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、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断开链接!
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客服
Copyright ? 2004-2009 www.chinab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保险资讯网版权所有 皖ICP备07501896号-7 删稿联系QQ:1700055555